再远也要收复耶路撒冷!

○ 1096年8月15日,正值天主教的圣母升天日,教皇乌尔班二世在罗马城中的老圣彼得大教堂中的穹顶上看着西方的天际,口中高呼道: “出发吧,圣徒们,到东方去,同不信主的异教徒们斗争,夺回被突厥人占领的圣地耶路撒冷吧!”

同一时间的西方,法国国王腓力一世的兄弟—韦尔芒德公爵于格及其他封建主率领,十字军主力2.5万人从塞纳河畔的 巴黎 出发。临行前,腓力一世将一颗镶嵌着蓝宝石的长剑佩戴在弟弟的腰间,叮嘱他要成为了十字军的领袖——耶路撒冷圣地之王,将那些侮辱圣墓的异教徒赶尽杀绝。

在他的身后,诺曼底伯爵罗贝尔柯索斯也带领着两千诺曼人的骑兵向东南方向开来,这群一百年前依旧是北欧海盗的野蛮人此刻虽然已经皈依了天主的怀抱,此时看来却依旧显得勇武剽悍。

9 月20日,韦尔芒德公爵与诺曼底伯爵的部队沿着索恩河南下,来到了索恩河与罗纳河交汇处的古城 里昂 ,熟悉历史的韦尔芒德公爵向近卫骑士讲述,当年气吞山河的凯撒大帝就是以这里作为基地,征服了整个山外高卢,甚至跨海征服了不列颠。

一旁围观的诺曼底伯爵罗贝尔柯索斯不禁哑然失笑,三十年前 (1066年) ,正是自己的父亲上一任诺曼底公爵威廉渡过海峡征服了英格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又从历史的终点回到了历史的起点。此时的里昂是一座山丘上的都市,城区以一大一小两座当年的 罗马时代剧场 为中心,周边围绕着土石混筑的城墙。城区之中的罗马式引水渠与公共澡堂早已荒废,而一座座初具哥特式风貌的基督教已经拔地而起。

在城西的富维耶山上,来自图卢兹的雷蒙德四世早已等待多时了,这位麾下坐拥8500步兵和1200骑兵的法国贵族自诩是高贵的罗马贵族,因而只是在身后跟随前面两位伯爵的军队行进,连扎营都要精选水草丰美的乡间田地。三路大军一路向东南进发,于10天之后于塔博尔山处穿越了阿尔卑斯山西部支脉,正式进入了今天的意大利境内,此时的意大利西北地区处在萨伏伊公爵的统领之下 (后来统一意大利的萨丁王国来源于此) 。

近四万十字军大军在阿尔卑斯的余脉中曲折向东穿行,雷蒙德四世在向导的介绍下来到了卫浴罗恰梅洛内山畔观看晨起的日出,只见随着旭日冉冉升起之时,白色的云雾从陡峭的山脊之下倾斜而出,引得这位高贵的法国拉丁贵族兴致大发,仿佛观赏水墨画般在随从的纸草上用拉丁文赋诗一首。 对这一行径嗤之以鼻的另外两位法兰西贵族也不再等待,加速向萨伏伊伯爵的首府——都灵进发。

此时的都灵还没有那许多富丽堂皇的巴洛克式建筑,也没有后世宏伟的斯图皮尼吉猎宫和苏佩尔加大教堂,更少了所谓欧洲最甜蜜之地的巧克力味道,但是这里依旧是从罗马时代就享誉意大利的圣地,处在波河上游谷地的都灵不仅拥有着肥沃的土地与充沛的水源,更是意大利北部的经济重镇和商业中心。

穿过城墙之外的法国十字军们不会想到,在二百多年后,他们的后辈会把从耶路撒冷劫掠而来的一条裹尸布带回欧洲,并安置在这座城市的一座教堂中,这便是后世著名“都灵圣体裹尸布”,直至今日,都有无数虔诚的信徒来此瞻仰耶稣的遗物,传说在这里还能窥见基督的真容。

三路大军沿波河一路顺流而下,沿岸波河平原人丁稀落。 几位来自法国的公爵们感叹道: 这便是德国人亨利四世犯下的罪行呀! 十几年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南下入侵意大利,并一度攻入罗马梵蒂冈,行废立教皇之事,当时名义上归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意大利北部便成为了主战场,如今波河两岸的残垣断壁也在无声诉说着当年那场战争的惨烈。

行过小城费拉拉之后,军队溯博波河支流波迪沃拉诺河南行,在博洛尼亚城外的山丘山,法国人看到了著名的卡诺莎城堡,传说亨利四世在城堡外的冰天雪地中 (据传说,是赤脚) 站立了三天,以求教皇来宽恕他的罪孽,从而恢复自己的教籍。诺曼底伯爵在城堡对着其他法国贵族笑道:即使当年宽恕了亨利的过错,教皇最后还是被迫流亡而死,毕竟上帝和真理只存在刀剑之中。众人微笑不语,却颔首点头称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ngxinhg.com/,尼斯

在博洛尼亚城中,文艺气息的雷蒙德四世发现这里聚集了一批语法学、修辞学和逻辑学的学者们,他们共同评注古老的罗马法法典。恰恰在八年前 (1088) ,当时著名的法学家佩波内、依内里奥和格雷茨亚诺在这里建立了一所后世闻名遐迩的研究机构,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欧洲大学之母—— 博洛尼亚大学 。在十字军离开之后的某一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颁布法令,规定了大学不受任何权力的影响,作为研究场所享有独立性,理性与自由之光便在这座北意小城之中冉冉升起。

离开博洛尼亚城之后,三路大军便顺亚平宁山脉北麓一路向东南推进,古罗马时代的康庄大道掩映在大片橄榄树之间,让这些法国人感觉自己便如同当年纵横叱咤的罗马军团一般。 随着橄榄林的逐渐稀疏,大片亚平宁半岛上独有的月桂树出现在法国人身侧,前方天地交界处出现了蓝色的印记,层层海浪翻涌而起、波涛声阵阵传来,浩浩荡荡的十字军抵达了亚德里亚海岸边。

沿着海岸再向南,卢比孔河已在眼前。 一千年前,尤里乌斯恺撒大帝率领军团从这里出发,破除了罗马共和国将领不得带兵渡过卢比孔河的禁忌,毅然渡河进军罗马与格奈乌斯庞培展开内战,并最终获胜,从而确立了自己作为罗马主宰的权威。

深谙罗马典故的法国贵族们此刻春风得意马蹄疾,带领自己的亲卫骑兵们沿着 亚德里亚海畔 的罗马大道一路驰骋,三位伯爵心中都已经将自己比作踌躇满志的凯撒,他们的心中罗马便定在了耶路撒冷。

公元1097年1月,法兰西的十字军抵达 南意大利的巴里港 。在这里的诺曼底博希蒙德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此时的南意大利地区已经全部被诺曼人所占据,骁勇的诺曼人与拜占庭皇帝达成了光荣的停战协议,拥有塔兰托为领地的博希蒙德,也将带领自己的1万诺曼步骑兵加入队伍之中。从老家风尘仆仆而来的诺曼底伯爵罗贝尔•柯索斯在此碰到了自己的远方堂兄弟,也禁不住喜笑颜开,两支诺曼人的部队并肩而行,成为了这支队伍中战斗主力。

在巴里港,早就有热那亚和威尼斯的大商人为十字军组建了一支运输船队,这些北意大利的传奇商人们早就在这场基督教大联合的军事远征中找到了商机,他们依靠为西方基督教国家与拜占庭提供军事补给来谋取暴利,更期望在远征军的战利品中分一杯羹,最重要的是想通过这次远征继续向东方拓展自己的商业殖民点。

在地中海的微风中,庞大的军团被安置在数百艘热那亚与威尼斯的桨帆船之中。 庞大的舰队首先跨越意大利南部与巴尔干半岛的狭窄海道,在依稀望见希腊半岛西部轮廓之际,船队方转而向南,沿着半岛西侧的崎岖山脉一路向南行驶。

2月3日,船队抵达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南端,雷蒙德四世坚持带领众人下船到陆上观赏。在一片苍凉的古城旁边,雷蒙德持剑而立,为众人介绍这片土地的历史:这就是当年斯巴达人的故乡—— 伯罗 奔尼撒,他们击败了波斯人、击败了希腊人、就连亚历山大都不能让他们屈服,最终却依旧归于罗马的脚下。众人对颇有怀古伤今之感的雷蒙德虽然颇有厌烦,但是感慨于他的博学。

十天之后,众人又在阿提卡半岛的雅典故址上停留片刻,在 帕特农神庙 的雅典娜女神廊柱之下,来自欧洲的贵族们方才真正感受到古希腊文化的辉煌与伟大。尼斯这些刚刚脱离蒙昧皈依基督教的蛮族贵族们,此刻内心涌现出一股难以遏制的豪情,征服东方的圣地,不仅是宗教上的使命,更是一次骑士与英雄的文明远征,他们将会如亚历山大一般将欧罗巴的伟大文化再次传递到东方,在那里建立一个新的基督教圣地之国。

4 月10号,船队终于抵达了君士坦丁堡城下,作为下洛林伯爵的戈弗雷和鲍德温作为德国人的代表已经提前抵达。 拜占庭皇帝阿历克塞邀请几位伯爵进入圣索菲亚大教堂,用最为隆重的理解欢迎这些护教者的到来,而他们的军队则分散驻扎在君士坦丁堡的城墙周边,由帝国皇帝全盘负责后勤管理。

五天之后,大军在君士坦丁北面的金角湾坐上了威尼斯人的商船,伴着地中海的习习海风,横跨博斯普鲁斯海峡,数万大军在海峡亚洲一侧登陆,密密麻麻的兵马让在附近窥伺的罗姆苏丹骑兵胆寒。

5 月初,近五万十字军远征军如风卷残云一般向土耳其内陆深入,并将首战目标指向了曾经的基督教圣地——尼西亚。 七百年前,君士坦丁大帝曾在这里召开了第一次大公会议,将基督教正式变为罗马人的国教,从而使基督教在西方的地位得以确立。 然而,这个曾经荣耀的基督教圣城此刻已经沦陷为塞尔柱小弟——罗姆苏丹国的都城。

然而此时罗姆苏丹国的君主阿尔斯兰小亚细亚中部与同为突厥人的达尼什曼德王朝作战,掠夺而来的金库和高层眷属均处在后方的尼西亚城之中。 突然出现的十字军有如天降,数万战力高昂的欧洲骑士对尼西亚瞬间展开猛攻。 被迫回援的阿尔斯兰在5月16号向十字军展开攻击,然而零星的 突厥骑射手面对步骑重装的庞大欧洲队列,丝毫难以撼动阵脚,而作为援军的拜占庭将军塔第吉欧斯的部队更是趁机偷袭突厥人队列,让阿尔斯兰叫苦不迭。

六月初,被围月余的尼西亚终于彻底沦陷,东征的十字军从突厥人手中“收复”了第一座大城市,整个部队气势为之一振,从中收获的战利品则快速由威尼斯与热那亚人变现,让十字军将士们着实尝到了大甜头。

此后,十字军大军遂长驱直入小亚细亚半岛,但罗姆苏丹人在撤退过程中坚壁清野,时至酷暑,十字军缺粮少水,但是在当地部分信仰基督教民众的帮助下,大军依旧艰难前行,阿希马尔主教作为公认的精神领袖,不断用宗教使命与“留着奶和蜜的圣地”来激励大军行进。

从6月27日开始,十字军开始沿着经由多里莱乌姆、费洛米利乌姆、伊柯尼乌姆通往塔尔苏斯的罗马大道向小亚细亚内陆推进。 在小亚细亚中部的多里莱乌姆荒原,东征十字军终于遭遇了塞尔柱人与罗姆苏丹的两万联军。

战争之初,如洪水一般的突厥骑兵用箭雨将博希蒙德等主力部队团团包围,就在十 字军即将崩溃之时,在侧翼行军的布永的戈弗雷 和雷蒙德四世突然率领重骑兵出现在战场上,以恐怖的冲锋彻底摧毁了突厥人的阵线,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这场战争的胜利为十字军还是赢得了自由穿越小亚细亚的机会,也拉开了未来两百年十字架与新月交锋的正式序幕。

公元1097年底,四万余十字军成功沿罗马大道穿越小亚细亚半岛南方的 托罗斯山 重要山口奇里乞亚门,正式进入东地中海沿岸地区。在这里,他们遇到了流亡于此的远方战友——信奉基督教的奇里乞亚亚美尼亚人 (小亚美尼亚) ,共同反抗异教徒的意念让双方一拍即合,亚美尼亚人为基督教同胞出钱出力,并主动承担起后勤中转站的职责。

在盟友的帮助下,公元1098年初,来自洛林的德国人鲍德温一路向东开进幼发拉底河畔的 亚美尼亚高原地区 ,期间,他妻子死于征途,也让她彻底丧失了继承欧洲领土与财富的机会,孤注一掷的他决心在圣地攫取一块自己的封地。

当时,作为亚美尼亚人的埃德萨军事长官索罗斯已经在当地坚守数年之久,鲍德温以盟友的身份领军突入位于幼发拉底河上游的埃德萨城 (今土耳其的乌尔法) ,并认索罗斯为父。不过,随后不久,索罗斯在一场暴动中被刺杀,德国人鲍德温继承成为新的统治者,遂建立了首个十字军国家——埃德萨伯国,控制了两河流域上游的大片土地。

眼看鲍罗温在埃德萨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其他欧洲诸侯自然也是没有闲着。1098年初,剩下的公爵与伯爵们带领十字军主力沿着地中海东岸一路南下,兵围安条克城 (今天土耳其安基塔亚) ,在经历了长达半年的残酷围城战后,他们于当年6月夺取城池,并在城下以少胜多大败前来援助的塞尔柱突厥主力,从而正式在这里站稳脚跟,来自南意大利的诺曼人博希蒙德 成立安条克公国,自立为第一位国王,即安条克的博希蒙德一世。

公元1099年1月起,十字军部队在 戈弗雷 领导下进逼圣城耶路撒冷,这位来自洛林的青年将军在战斗中冲锋在前,带领着狂热的士兵无数次冲击耶路撒冷的城墙,他手下所有的士兵们都铭记着教皇乌尔班二世的狂热教诲: “夺回圣墓,解放受难的教徒,重新建立充满欢娱快乐的天堂,每个人的所有罪孽都会得到救赎!” 在士兵们的疯狂酣战之,耶路撒冷终于在7月18日被十字军“解放”。

戈弗 雷将军一人一马最先冲上了所罗门圣殿遗址,将十字军的旗帜插上了后世著名 的“哭墙”。

就在收复耶路撒冷的第二天,号召东征的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梵蒂冈的圣殿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直到最后一刻,他也没有听到从耶路撒冷传来的胜利消息……….

参考资料:阿拉伯人眼中的十字军东征.阿敏-马洛夫;耶路撒冷史.阿尔伯特;十字军.尼克尔森

不久之后,众望所归的戈弗雷在这里建立了耶路撒冷王国,标志着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全面胜利,然而,这场关于新月与十字架的对决却才刚刚开始。○ 凯风自南撰稿 傲慢的上校制图 大尾巴熊配图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